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与王梅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日期:2016年11月17日 16:01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二中民终字第0128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芳群园三区4号楼。

  法定代表人潘广钦,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薛强,北京市亚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仰蔚,北京市亚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梅,女,1971年12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张荷,北京继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乐六星酒店)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4)丰民初字第140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4年8月,王梅起诉至原审法院称:我于2012年12月21日入职中乐六星酒店,担任餐饮部经理,工资标准为每月15000元,劳动合同期限为2年,试用期为3个月。工作期间,中乐六星酒店仅按照转正工资70%支付试用期工资,且一直未足额支付转正工资,在职期间还存在拖欠、克扣工资的情况。2013年8月13日,中乐六星酒店单方违法通知我解除劳动合同。中乐六星酒店的以上行为严重违反了劳动合同法及相关法律规定,现我不服仲裁结果,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我与中乐六星酒店2012年12月21日至2013年8月1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工资标准为每月15000元;2、中乐六星酒店支付我2012年12月21日至2013年2月20日试用期工资差额3000元及25%经济补偿金750元;3、中乐六星酒店支付我2013年2月21日至2013年7月工资差额23741.38元及25%经济补偿金5935.35元;4、中乐六星酒店支付我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8月13日工资6206.9元及25%经济补偿金1151.73元;5、中乐六星酒店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15000元;6、中乐六星酒店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30000元并支付50%额外经济补偿金15000元;7、中乐六星酒店支付拖欠2012年12月、2013年1月和2月工资的25%经济补偿金6094.75元;8、中乐六星酒店承担诉讼费。

  中乐六星酒店辩称:我公司不同意王梅的诉讼请求,同意仲裁结果。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因中乐六星酒店未对仲裁裁决关于王梅与其自2012年12月21日起至2013年8月13日止存在劳动关系的结果起诉,法院对此予以确认。王梅要求确认其月工资标准为15000元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受案范围,法院不予处理。因中乐六星公司同意按照仲裁结果支付王梅2012年12月21日至2013年2月20日试用期工资差额3000元、2013年2月21日至2013年7月工资差额23741.38元、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8月13日工资6206.9元,法院对此不持异议。王梅诉讼请求中关于要求支付25%的经济补偿金及50%额外经济补偿金的部分均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王梅要求支付其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事宜应由劳动行政部门解决,且王梅已向劳动行政部门主张该项权利,故王梅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处理。中乐六星酒店虽主张王梅工作不符合要求,但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法院对其主张不予采信。因中乐六星酒店对王梅所做的降职降薪决定缺乏依据,对此王梅亦不同意,中乐六星酒店以王梅不服从降职降薪为由提出解除与王梅的劳动合同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对王梅关于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于2014年11月判决:一、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与王梅自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起至二○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止存在劳动关系;二、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王梅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一三年二月二十日试用期工资差额三千元;三、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王梅二○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至二○一三年七月工资差额二万三千七百四十一元三角八分;四、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王梅二○一三年八月一日至二○一三年八月十三日工资六千二百零六元九角;五、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王梅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三万元。六、驳回王梅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判决后,中乐六星酒店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改判。中乐六星酒店的上诉请求及理由为:1、不同意支付王梅2013年2月21日至2013年7月工资差额23741.38元;2、认为原审法院计算的王梅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8月13日工资6206.9元数额有误,实际应为4550元;3、主张其公司未曾向王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不应支付王梅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30000元。王梅同意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王梅与中乐六星酒店于2012年12月21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2年12月21日至2014年12月21日,其中约定试用期至2013年3月21日,岗位为餐饮部经理,月工资基本工资为5000元,岗职工资为10000元。王梅主张中乐六星酒店违法约定试用期,应当支付其赔偿金,2013年8月12日中乐六星酒店通知降薪至8000元,因其不同意,中乐六星酒店于2013年8月13日以其不服从降薪及岗位调整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并提交劳动合同、名片、录音材料、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照片打印件)、银行卡交易明细、《员工职务(岗位)、工资级别变动申请表》等证据材料予以证明。关于其所提交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系照片打印件一节,王梅称中乐六星酒店给其一份没有加盖中乐六星酒店公章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让其签字,其要求中乐六星酒店先盖章,其再签字,并对该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进行拍照,但此后中乐六星酒店未再给其该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该解除劳动合同书内容为中乐六星酒店决定从2013年8月13日与王梅解除劳动合同,处理事由说明处填写内容为因不服从酒店岗位调整,降薪的安排。王梅提交的《员工职务(岗位)、工资级别变动申请表》记载:“目前职务(岗位)、工资级别为15000元,变动后职务(岗位)、工资级别为8000元;员工意见栏内容为可以理解酒店关于工作量减少的安排,无法接受大幅度降薪,王梅,2013年8月12日。”

  中乐六星酒店对上述劳动合同、名片、录音材料、银行卡交易明细、《员工职务(岗位)、工资级别变动申请表》的真实性认可,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真实性不认可。中乐六星酒店主张其已经按照合同规定向王梅发放了工资,2013年3月29日其公司提出与王梅解除劳动合同,双方签字,但王梅要求给其一次机会延长一段时间,其公司口头同意,王梅继续在原岗位工作,至2013年8月初,其公司认为王梅确实不能符合要求,通知王梅降职降薪,王梅不同意就没有上班,其公司于2013年8月13日告知王梅如果不同意降职降薪就放弃了合作的机会,并正式向王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并提交裁决书、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名片、劳动合同、工资明细、社会保险缴纳明细、规章制度等证据材料。上述名片与王梅提交的证据一致。

  王梅认为中乐六星酒店提交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非原件,且该协议显示的时间为2013年3月29日,该协议没有中乐六星酒店的盖章,也没有实际履行。王梅认可名片的真实性,对上述劳动合同中“十三、双方须约定的其他内容”处手写部分内容不予认可,主张是其签字之后,中乐六星酒店另行添加的。王梅对中乐六星酒店提交的规章制度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主张在职期间从未见过上述规定,对工资明细及社会保险缴纳明细的证明目的亦均不予认可。

  王梅关于要求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的主张已向劳动行政部门进行投诉。王梅于2013年9月9日向北京市丰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其请求:1、确认自2012年12月21日至2013年8月13日期间与中乐六星酒店存在劳动关系,工资标准为15000元,2、中乐六星酒店支付2012年12月21日至2013年3月21日工资差额4500元及拖欠工资的经济补偿金1125元,3、中乐六星酒店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15000元,4、中乐六星酒店支付2013年3月21日至2013年8月13日扣发的工资22827元及拖欠工资的经济补偿金5706.75元,5、中乐六星酒店支付2013年8月1日至8月13日工资4828元及拖欠工资的经济补偿金1207元,6、中乐六星酒店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30000元及额外经济补偿金15000元,7、中乐六星酒店支付拖欠2012年12月至2013年2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6094.75元。北京市丰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7月30日作出京丰劳仲字(2013)第2572号仲裁裁决书,裁决:1、王梅与中乐六星酒店自2012年12月21日起至2013年8月13日止存在劳动关系;2、中乐六星酒店支付王梅2012年12月21日至2013年2月20日试用期工资差额3000元,2013年2月21日至2013年7月工资差额23741.38元,3、中乐六星酒店支付王梅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8月13日工资6206.9元,4、驳回王梅的其他仲裁请求。王梅不服仲裁裁决,于法定期限内起诉至原审法院。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中乐六星酒店同意按照上述仲裁裁决结果支付王梅工资及工资差额。

  本院审理过程中,中乐六星酒店陈述其公司从未单方向王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名片、名称变更通知、京丰劳仲字(2013)第2572号仲裁裁决书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民事诉讼应当遵守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本案中,中乐六星酒店在原审法院审理过程中曾明确表示其同意按照北京市丰台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结果支付王梅2013年2月21日至2013年7月工资差额23741.38元及2013年8月1日至2013年8月13日工资6206.9元,原审法院据此确认上述两项仲裁裁决结果,正确合理,并无不当。中乐六星酒店在原审法院作出判决后,再行反言对上述两项提出上诉,缺乏相关法律依据,本院对其相关上诉请求,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关于中乐六星酒店是否在合同期内单方向王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其在本院审理过程中的陈述与其在原审过程中的陈述存在明显不一致;中乐六星酒店在原审中认可其曾告知王梅如不同意降薪安排就等同于放弃继续与其公司合作,而王梅主张中乐六星酒店因其不同意降薪而违法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则提供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员工职务(岗位)、工资级别变动申请表》等进行佐证,故原审法院根据双方举证及证据链形成情况,认定中乐六星酒店存在单方向王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并无不当。而中乐六星酒店在劳动合同到期日前提前与劳动者解除合同,又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解除行为符合法定的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原审法院据此认定中乐六星酒店应当支付王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正确合理,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恰当,中乐六星酒店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至原审法院);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中乐六星(北京)酒店股份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晓云

  审 判 员  刘 洁

  代理审判员  易晶晶

  二〇一五年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金 铭

所属类别: 客户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