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等离婚后财产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日期:2016年11月17日 20:34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京02民终99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李×,男,1967年4月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魏绍玲,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梅兰,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张×,女,1968年5月2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王玉娟,北京继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张×因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双方均不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5)西民初字第19238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6月,李×起诉至原审法院称:我与张×于1988年8月8日在河北省任丘市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现已成年。2014年12月6日双方经河北省任丘市新华法院调解离婚,但双方的共同财产在离婚时未予处理。北京市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院7号楼9层×号房屋(以下简称×号房屋)原系张×名下房产,2015年张×与他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将该房屋出售,2015年7月张×已经取得全部售房款1230万元。此外,在双方名下还拥有河北省廊坊市雅园一区3-1-×1号房屋(以下简称×1号房屋)一处、河北省任丘市建设路北科研小区西区15-6-×2号房屋(以下简称15-6-101房屋)一处、河北省任丘市华油商业街商业用途土地一处、宝马520轿车(车牌号为×××)一辆、宝马X5轿车(车牌号为×××)一辆。女儿李×1名下在海南省还有一处房产也应属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上述财产均未分割,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依法分割×号房屋售房款1230万元(该款在扣除375万共同债务后剩余款项应由双方平均分割),我应分得427.5万元;2、依法分割15-6-×2号房屋(该房屋市值30万元),我不主张所有权,要求张×给付房屋折价款15万元;3、依法分割×1号房屋(该房屋市值约60万元),我不主张所有权,要求张×给付房屋折价款30万元;4、依法分割海南省万宁县兴隆镇雨林海小区×号楼房屋(该房屋市值60万元),我不主张所有权,要求张×给付房屋折价款30万元;5、河北省任丘市华油商业街商业用途土地一处由我继续使用;6、我名下的×××宝马X5轿车一辆归我所有;7、我名下的×××宝马520轿车一辆由我所有。

  张×辩称:李×所述双方结婚、生育子女及离婚情况均属实,我不同意李×的诉讼请求。李×所述所有的财产在我们的离婚协议中都有明确的约定。在2014年12月24日,我和李×以及女儿还签署补充协议一份,再次进行了约定。×号房屋办理了经营贷款,2015年5月份贷款到期之后李×没有按期还款,于是就要求我卖房。2015年5月15日我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售房款总价1230万元。经我多方协调在2015年5月16日买方就直接将350万的首付款以及50万的定金打入李×账户,李×已收款400万元。对于这处房屋我们约定应由双方及女儿三人共同分割,每人应分得410万元,男方已经取得400万,所以我再给李×10万元即可。×1号房屋、15-6-101房屋都归我所有。任丘商业街的土地归男方。李×名下的宝马520小轿车归我所有。海南省万宁县兴隆镇雨林海小区×号楼房屋是女儿李×1所有的,现在也没有产权证,未用夫妻双方共同财产支付,并不是夫妻共同财产。李×名下经营并参股的多个公司及宝马X5轿车双方并没有在离婚协议中约定,但按照2014年12月4日离婚协议第一条的约定“其余各自财产归各自使用”,实际上已经进行了明确的处分。因此我们还是主张按照协议履行。双方的离婚协议是由李×起草、打印并要求我签字的,前后历经半年左右的时间,签订过数个版本的离婚协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协议内容前后基本一致,能够体现出该离婚协议是双方当时的真实意思表示。李×经商多年,在北京拥有四家公司,是个成熟的商人,离婚协议是不存在所谓显失公平或者胁迫等情形的。我认为离婚协议合法有效,双方的财产已经进行了分割,不应再进行分割。此外,我提出反诉,要求法院判令:1、15-6-×2号房屋归我所有,李×应当协助我方办理房屋过户手续。2、李×名下的×××宝马520轿车一辆归我所有,李×应当协助我方办理相关手续。3、诉讼费用由李×承担。

  李×针对张×的反诉辩称:我名下确实有公司在进行经营,但大部分亏损并不盈利。我们离婚的原因是张×私下与银行沟通不给我贷款,从而导致我贷款不成造成事业受损,那时我才准备与张×离婚。我和张×之间的离婚协议有很多版本,各个版本之间是自相矛盾的,这是在双方吵架生气的情况下写的,不是我真实的意思表示。离婚协议的矛盾之处体现在,离婚协议中一开始写的是财产都给女儿,但是几经修改财产逐渐被女方控制,而且协议中写明女方应当协助我继续再办理贷款一年,但此后女方不愿意继续贷款,我当时是在十分气愤的情况下才签署了离婚协议。海南的房产是用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购买的。多年来整个家庭的支出以及女儿出国的费用都是我来支出的,我每年办理贷款也是用于家庭生活,应由我与张×共同承担,如果债务均由我承担,对我是非常不公平的。此外,离婚协议也没有在民政局备案因此我主张离婚协议无效。在张×给付我相应财产折价款的情况下,我才同意房屋及车辆归其所有,否则不同意张×的反诉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李×与张×于1988年8月20日登记结婚,1990年1月17日生育一女名李×1。

  2014年5月8日,李×与张×分别签订两份《离婚协议》,其中由李×1执笔的一份内容为“双方因性格不合、协议离婚,经协商达成以下协议:1、双方名下的公司及其它财产,债权债务,一切归个人所有并承担;2、北京阳光丽景7号楼×房间继续给男方抵押贷款经营一年,2015年5月1号以前男方将房子抵押的贷款全部还清,将房屋产权过户到女儿李×1名下。如男方无法还清贷款,法定程序将房屋出售,款项全部归李×1名下,男方如按期还清贷款,名字过户给李×1后,房产证由母亲代为管理,房屋由父亲居住,如男方再婚,不得住在此房,此房由女方(母亲)接手管理,如女方再婚也不得住在此房。3、廊坊万庄上城雅园3号楼×房归女方所有,贷款男方2015年12月31日之前付女方20万,若付不齐20万男方把×××宝马520车出售,售款归女方,若不足15万由男方补齐,此房其余贷款女方负责。4、任丘科研小区15号楼住房归女方,商业街商品房归男方。未尽事宜,另行商定。”李×1在证明人处签字,原、被告均在协议下方签名。

  当日另一份离婚协议内容为:“双方因性格不合、协议离婚,经协商达成以下协议:1、双方个人名下的公司及其它财产,债权债务,一切归个人所有并承担。2、北京阳光丽景7号楼×房,继续给男方抵押贷款经营一年。男方必须在2015年5月1日前将房屋抵押贷款全部还清,双方一起将房屋产权过户到女儿李×1名下。过户住房产证由女方代为保管,房屋由父亲日常居住,谁也不能再将其抵押贷款,男女双方任何一方再婚,都不能住在此房。3、男方女方如不履行约定2015年5月1日前没有归还贷款,依法将此房出售。出售款一分为三,男方、女方及女儿李×1各得三分之一,贷款从男方份额中扣出,李×1份额由女方代为保管。4.廊坊万庄上城雅园房屋归女方所有。因有69万元贷款,男方在2015年12月31日前付女方20万元,若付不齐,男方把×××宝马520车出售,售款归女方,若不足20万,由男方补齐。该房其余贷款女方自行归还。5.任丘科研小区15号楼6-2归女方所有,任丘商业街商品房归男方所有。其它未尽事宜,另行协商。”李×1在证明人处签字,李×、张×均在协议下方签名。

  2014年12月4日,双方再次签订《离婚协议》,内容为:“双方因性格不合,协议离婚,经协商达成以下协议:1、男女双方个人名下的公司及其它财产,债权债务等,一切归个人所有并承担。2、北京西城区黄寺大街23号院阳光丽景7-×房,目前男方将其抵押贷款用于公司经营,男方最晚于2016年5月前还清全部贷款,双方一起将房屋产权过户到女儿李×1名下,过户后在女儿李×1同意的情况下,房产证由女方代为保管,谁也不能再将其抵押贷款。房屋双方都可暂时居住,男女双方任何一方都不得带异性来住。任何一方谈对象或再婚都不能住在此房。如此房不得已必须出售,则按实际房屋售价均分为三份,男方、女方、女儿各一份,所欠贷款由男方负责清还。女儿所得部分,在女儿李×1同意的情况下由女方代为保管。3、廊坊万庄上城雅园房屋3-1-×归女方所有,该房屋按揭及其它都由女方负担。4、任丘华油科研小区15-6-×(×)的房产归女方所有。5、任丘商业街商品房归男方所有。6、男方名下的宝马520车,归女方所有并使用,此车牌照为男方名下,因为无法过户,同意女方使用,如女方再婚或谈朋友,男方可收回牌照,女方使用期间所发生的一切问题及费用均由女方负责。其它相关事宜,双方要共同协商,相互配合。7、明年四月份之前女儿李×1的学费由女方负担,之后的费用及开销男女双方各负担一半。男方借其母亲的5万元用于女儿出国用的借款,由男方清还。8、男女双方要永远爱自己的女儿,为女儿着想,不做再伤害女儿的事。9、其它未尽事宜,另行商定。”李×与张×在该协议下方均签字。

  2014年12月6日,双方在河北省任丘市人民法院自愿达成民事调解书,内容为“一、原告李×与被告张×自愿离婚。二、双方无其他纠纷。”庭审笔录记载如下:“?原、被告,你们双方是否有夫妻共同财产及债权债务纠纷。原:有债务和共同财产,但我们已经私下协商好了,不要求法院处理。无共同债权。?被告对吗。被:对,不要求法院处理。?原、被告,根据法律规定,离婚案件中会涉及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的问题(解释相关法律规定,略),你们听清了吗。均:听清了,我们自愿协商好了财产分割和债务的承担,不需要法院处理,如果出现纠纷,我们自行解决。”

  2014年12月24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其内容为:“1、原协议中北京马甸阳光丽景904-7号楼的房子,目前男方将其抵押贷款进行经营,2015年5月男方先把贷款还清,女方将其过户到女儿李×1名下,房产证如取回由女方保存,如2015年还需贷款,由女儿李×1决定并办理。但2016年5月男方必须无条件还清贷款,保住女儿的房子,但男方2016年5月无法还清贷款,此房必须出售。男方必须想办法先将贷款清还,房屋按实际销售金额一分为三,男方、女方、女儿李×1各一份。女方承诺,女方的三分之一记入女儿李×1名下。女儿李×1的三分之一及女方转让给女儿的三分之一,全部归女方保管,女方不得自用。2、万庄上城雅园3-1101归女方,女方承诺,等贷款还清,也将其过户到女儿李×1名下。3、宝马520车归女方使用,最终所有权归女儿李×1,现由女方及李×1共同使用。男方也可以使用,谁出问题谁负责。4、女方在海南以女儿李×1的名义购买的房产,归女儿李×1所有。以上女方给女儿李×1所有资产,均与男方没有任何关系。5、女儿李×1以后所需的学费及生活费,男方承诺全部承担。6、女方转让女儿的各项资产均有使用权。”李×与张×及李×1均在该协议上签字。

  李×与张×的财产情况如下:

  1、×号房屋(建筑面积148.56平方米)。该房屋曾于2011年4月22日登记在张×名下。2015年5月15日,张×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以成交价1230万元将房屋出售,当日李×及李×1均出具《同意出售声明书》。2014年5月15日,李×与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签订《零售经营类借款合同》,该合同借款金额为290万元、借款期限为12个月、借款用途为经营。2014年6月19日,李×再次与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签订《零售经营类借款合同》,该合同借款金额为85万元,借款期限为12个月,借款用途为经营。上述两份借款合同的担保方式均为抵押。2015年5月16日,金额为290万元的贷款本息全部还清。诉讼中,李×认可已收到售房款400万元。张×称其于2015年7月14日向李×1转账20万元,7月31日转账20万元,8月5日分两次汇款共计100万元、8月17日转账110元、8月23日转账10万,9月15日转账165万,以上款项共计425万元,其中有理财产品利息5万元及应支付李×的款项10万元。李×1对此均予认可。

  2、3-1-×1号房屋(住宅建筑面积193.44平方米,地下室建筑面积19.4平方米)。2009年11月25日,张×作为买受人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了上述房屋,其中银行按揭贷款17万元,公积金贷款39万元。2014年1月16日,张×取得该处房屋的所有权证,现该处房屋贷款尚未还清。

  3、15-6-×2号房屋(建筑面积66.65平方米)。该房屋所有权人为张×、李×。

  4、任丘市华油商业街土地一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为:任转国用(96)字第3号),土地使用者为李×,总面积为29.52平方米。

  5、李×名下的宝马520小轿车一辆(车牌号为×××)。

  6、李×名下的宝马X5小轿车一辆(车牌号为×××),该车辆于2012年10月24日登记在李×名下,购买价格为948600元,其中贷款金额为664000元,贷款期限为36个月,现贷款仍未还清。

  另查,李×1与海南安富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海南省商品房预售合同》,购买了海南省万宁市兴隆旅游区安富雨林海项目B-9幢2层×号房屋,该处房屋现仍未取得产权证。

  再查,李×系北京世纪思诺科技开发中心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系北京盛世美酒河酒业销售有限公司股东,系北京盛世浩宇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股东,系北京鸿宏红医疗设备有限公司股东。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李×、张×双方分别在2014年5月8日及12月4日、12月24日分别达成数份离婚协议,双方对×1号房屋、任丘市华油商业街土地一处、15-6-×2号房屋的处理均一致。有关×号房屋的处理问题,双方在2014年5月8日曾协议继续办理抵押贷款,此后李×于5月15日及6月19日分别签订两份借款合同,可见双方当时对离婚协议的内容均予认可并已履行。在12月4日的离婚协议中,再次写明该房屋“男方将其抵押贷款用于公司经营……如此房不得已必须出售,则按实际房屋售价均分为三份,男方、女方、女儿各一份,所欠贷款由男方负责清还”。双方在12月6日办理协议离婚时,均向法院表明有关共同财产和债务已经协商一致,不要求法院处理。在12月24日的《补充协议》中,就该房屋的处理又一次明确“原协议中北京马甸阳光丽景904-7号楼的房子,目前男方将其抵押贷款进行经营……但男方2016年5月无法还清贷款,此房必须出售。男方必须想办法先将贷款清还,房屋按实际销售金额一分为三,男方、女方、女儿李×1各一份。”以上内容可见,有关×号房屋的处理内容前后一致,具有延续性,并无矛盾之处,而且双方对房屋抵押贷款的性质及贷款的偿还也做出了约定,均应按约定履行,李×称房屋贷款用于家庭生活应由双方共同偿还一节,缺乏相应依据,法院不予采信。李×并未举证证明双方签订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其现在以离婚协议未在民政局备案,且显失公平为由主张撤销离婚协议,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采信。双方在2014年12月4日的离婚协议中,对双方的共同财产进行了全面、细致的约定,且双方于12月6日办理离婚调解时均表示双方已对财产问题自愿协商达成一致,故该份离婚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此履行。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已在离婚协议中已对双方的财产问题进行了明确约定,应按约定履行。双方离婚后,又于12月24日对部分内容进行了修改,达成了补充协议,故有关财产问题处理不一致的应依补充协议的约定办理。双方在离婚协议中虽然未约定车牌号为×××的宝马X5小轿车的处理,但在双方先后达成的数份离婚协议中,均明确约定“双方个人名下的公司及其它财产,债权债务等,一切归个人所有并承担”,故李×名下的公司及×××小轿车均应按此办理。海南省万宁市的房屋并非登记在双方名下,不属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李×要求予以分割的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有关×号房屋,双方在补充协议中已约定由男方偿还贷款,房屋按实际销售金额一分为三,双方应依此履行。张×已支付李×400万元,尚余款项仍应继续给付。李×名下的宝马520小轿车双方虽曾约定由张×所有并使用,但在双方的补充协议中,对此进行了变更,应依变更后的约定办理。故张×要求确认该车辆归其所有的反诉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原审法院于2015年11月判决:一、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张×给付李×十万元;二、河北省廊坊市雅园一区3-1-×1号房屋(住宅建筑面积193.44平方米,地下室建筑面积19.4平方米)由张×所有,该房屋的剩余贷款由张×偿还;三、河北省任丘市建设路北科研小区西区15-6-×2号房屋(建筑面积66.65平方米)归张×所有,李×协助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四、任丘市华油商业街土地一处(国有土地使用证号为:任转国用(96)字第3号)归李×使用;五、车牌号为×××的宝马520小轿车一辆归李×所有,张×有权使用该车辆;六、车牌号为×××的宝马X5小轿车一辆归李×所有,剩余贷款由李×继续偿还;七、驳回李×的其他诉讼请求;八、驳回张×的其他反诉请求。

  判决后,李×不服,上诉至本院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第一项、改判×号房屋的售房款平均分配;撤销原判第二、三项,对×1号房屋、15-6-×2号房屋依法分割;撤销原判第七项。理由为:第二,双方对财产分割一直在协商,前后达成数份离婚协议,始终没有形成最终的分割意见。因此2014年12月4日的离婚协议并非双方的最终意见,且在离婚诉讼中未经法院确认,对双方不具有约束力。第二,离婚后签订的补充协议的内容与之前协议的内容有着本质区别,并非对前者的补充。第二,我已经就补充协议提起撤销之诉,依据合同法的规定撤销该补充协议,申请一审法院中止审理本案,但一审法院并未中止。

  张×答辩称:双方签有离婚协议,对财产分割进行了全面详细的约定,协议已生效,李×无权要求再次分割财产。

  张×亦不服原判,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原判第一项,撤销第五项,改判宝马520小轿车归我与女儿所有,我有权使用。理由为:第一、我在向李×支付400万元的×号房屋售房款后,又通过女儿李×1将10万元支付给李×,×号房屋售房款李×应得部分我已经支付完毕。第二、补充协议中约定宝马520小轿车归我使用,最终所有权归女儿。

  李×答辩称:我同意原判对宝马520小轿车的处理结果,我认可女儿李×1给我转了100800元×号房屋的售房款,但我认为×号房屋售房款应当平均分割。

  二审中,本院补充查明以下事实:张×提交李×1的银行转账记录主张针对×号房屋的售房款,除向李×支付了400万元以外,又通过李×1的账户向李×支付了10万余元。李×对银行转账记录及证明目的予以认可。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异。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民事调解书、结婚证、房屋产权证、房屋买卖定金协议、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商品房买卖合同、国有土地使用证、行驶证、零售经营类借款合同、个人贷款结清证明、离婚协议、补充协议、华北石油管理局固定职工(提前)离、退休(职)审批表、任丘华北油田公房出售申请审批表、个人住房(商业用房)借款合同、法庭审理笔录、汽车抵押合同、住房公积金借款合同、公积金个人贷款明细、建设银行个人贷款对账单、海南省商品房预售合同、收据、车辆信息查询、工商档案查询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各方当事人诉辩意见,本案争议之焦点为双方是否应依据双方所签离婚协议分割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离婚协议系婚姻关系的当事人双方自愿离婚以及就财产、债权债务处理等相关事项协商一致而达成的书面处理意见,其中涉及对是否解除婚姻关系以及财产分割等相关问题的综合考虑,一经达成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如有协议中未经处理的未尽事宜,双方可以另行协商或者无法协议一致时通过诉讼方式处理;经双方协商一致,双方可以通过签订新的离婚协议对在先协议予以补充或者实质性变更,变更后的协议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依约履行。本案中,李×与张×因离婚事宜先后达成过数份离婚协议。李×与张×在签订离婚协议后已经部分履行了离婚协议的内容,例如在人民法院调解离婚解除了婚姻关系,李×名下的公司归其个人所有、任丘市华油商业街土地一处由李×使用、×号先房屋出售再分割售房款等;现,李×在双方已调解离婚后提起本案诉讼,要求以与离婚协议约定不同的方式分割部分夫妻共同财产,但未能证明签订离婚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依据法律规定,其该项请求不应支持,故双方仍应按照签订的协议分割财产。李×关于双方一直对财产问题进行协商、始终没有形成最终分割意见的理由以及离婚协议未经法院确认不具有约束力的理由,与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号房屋,双方所签书面离婚协议明确表达了贷款先由男方负责还清,该房屋出售的实际售房款由李×、张×、李×1各分一份的意思表示,故李×应得售房款410万元。在一审时,李×认可已收到了售房款400万元,二审中,张×提交银行支付凭证主张除上述400万元以外,已通过女儿李×1的账户向李×支付过10万元,该房屋的售房款已向李×支付完毕,李×对此予以认可,故由于当事人提交了新的证据,本院对原判第一项予以撤销,张×无须再支付李××号房屋的售房款10万元。李×上诉要求×号房屋的售房款由其与张×平均分配,与双方所签离婚协议的约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1号、×2号两套房屋,原判第二、三项按照双方所签离婚协议予以分割是正确的。李×对该两项提出的上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宝马520小轿车一辆,李×与张×在12月24日达成的最后一份补充协议中对该车辆权属、使用进行了约定,双方应依约履行。本案的当事人仅为李×、张×两人,“最终所有权归女儿李×1”的履行时间约定不明确,依照协议约定,张×对该车辆有使用权而不享有所有权,故原判第五项对该车辆的处理是适当的。张×要求判决该车辆归其与女儿李×1共同所有,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李×的其他上诉请求,依据不足,本院均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维持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5)西民初字第19238号民事判决第二、三、四、五、六、八项;

  二、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5)西民初字第19238号民事判决第一、七项;

  三、驳回李×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0800元(含反诉费300元),由李×负担58500元(其中7003已交纳,余款51497元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由张×负担2300元(已交纳300元,余款2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60800元,由李×负担60500元(已交纳),由张×负担300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保河

  审 判 员  王云安

  代理审判员  李 倩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卢 静

所属类别: 客户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